您的位置:首页 >公安动态>公安文化>详细内容

书墨飘香

来源:桓仁县公安局 发布时间:2016-01-15 13:35:28 浏览次数: 【字体:

越来越觉得书成为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尤其是在静静的深深的没了睡意的夜晚,书成了我的世界里忠实的伙伴。而我则安静地徜徉于书海中,或醉心于那些舒卷自如的文字,或沉迷于凄美婉约的故事,或折服于对生命睿智的顿悟。每每读到动情处,泪腺极发达神经特脆弱的我便会被惹得泪眼涟涟唏嘘感叹。就这样,陶醉着,沉迷着,感叹着,无眠的夜不再孤独黑暗,淡淡的书香氤氲迷漫,我的世界,殷实且透明光鲜。

小时候,我的家与那个时代的好多家庭一样,是清贫的,清贫得到了我读书的年龄,唯一的书籍就是我的课本。印象很深的是,封建意识很浓的爷爷常常会为他宠爱的孙子----我的哥哥买来些现在已不多见的小人书,而嗜书如命的哥哥便会如获至宝般地将这些在我看来近乎奢侈的书锁进只有他有权打开的书箱里。“一心只读圣贤书”的我开始不安稳了,那时,想尽办法从哥哥那里借来小人书看便成了我这个小小女孩儿的心思。而哥哥的锁终究没能挡住我从嘴里省下的黑枣儿、桔瓣糖、三分钱一根的冰棍儿的诱惑,我的童年就伴着这一箱箱煞尽心思才得一见的小人书长大。那时候,我小小的心里就有了一个愿望,发誓将来也要拥有一整箱一整箱属于自己的书。

到我有能力买书时,我如愿以偿地拥有了自己的书柜。可为人师的我,书柜中居多的除了教科书还是与教材相关的教学资料。真正了却了我儿时心愿的还是从有了儿子以后,《听妈妈讲故事》、《十万个为什么》、歌谣、童话、寓言......然后在无数个夜晚,儿子伴着我的一个又一个故事入眠,在一个又一个故事中成长。识字后的儿子不再满足仅在他睡前“听妈妈讲故事”了,我的书柜里又多了《三国演义》、《西游记》、《水浒传》、《三十六计》......有时儿子甚至点着名地要关于天文的、历史的、动物世界的书,我原已有些拥挤的书柜变得更为丰富且色彩斑澜了。

想来真得感谢儿子的成长,不仅丰富着我的书柜,而且把我从一个讲故事的妈妈“解放”出来,变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陪读者”。儿子的学习时间越来越长了,而这时那个手捧着一本心爱的书坐于儿子身旁“陪读”的一定是我了。我对散文的钟爱也是始于此的。喜欢它篇幅的短小,意韵的悠长,喜欢它美好的文字,质朴优雅。

那时候,喜欢席慕容宛转清丽的文字:“每回闻到草叶的清香,看到潮汐的涨落,就会想到那些我曾经拥有过的幸福时刻。”“穿过了种满新茶与相思的山径之后,我知道,前路将经由芒草萋萋的坡壁直向峰顶,就像我知道,生命必须由丰美走向凋零。”“在恋恋回首的一刹那,昨日、今日与明日就能聚在一起,重新再活那么一次”。生命竟如此绝美。

那时候三毛打动我的一定是因为她茫茫的天涯路,还有她不断强迫自己走出孤独却永远走不出来的茫然。生命竟这般凄美。

然后是冰心、张爱玲、铁凝、林语堂、周树人、丰子恺、贾平凹、余秋雨......从那里,我看到不同的时期,散文大家们行云流水,云卷云舒的文笔,读了之后如水般滑过心头,白亮晶莹。

人到中年,当我可以从容看淡纷繁世界的时候,我开始大张旗鼓地在书店、在网上搜书。读书,再也不像过去那样简单地只看文字的美好了,我开始可以接受小说,杂文,还有诗歌……

渐渐地,我也不再只满足于从书中获取,更有一种抒怀的愿望。让生命的感悟、生活的感受流淌于笔端,变成或深刻或隽永的文字,偶尔见诸于小报,便更多了一份生活的充实与快乐。

一个人的时候,伴着或哀婉或愉悦或低沉或激扬的乐曲,读一本好书,写一篇佳作,就是人生最大的享受。淡淡的书墨飘香,是我的最爱,沉醉依然。

【打印正文】